新闻中心

EEPW首页 > 嵌入式系统 > 编辑观点 > 安谋科技夺权风波再起 软银妄图移花接木?

编者按:在五一假期前的最后一天,曾经偃旗息鼓两年的安谋科技夺权案再起波澜,宣称刘仁辰与陈恂任安谋中国联席首席执行官及法人变更,随后安谋科技中国带公章的声明函否定了此次法人变更,安谋科技中国的宫斗局2.0上演。

在五一假期前的最后一天,曾经偃旗息鼓两年的夺权案再起波澜,宫斗剧2.0隆重登场。首先是前几天就有人放出口风的法人将会变更,随后今天一早八点零三分,就有公关公司以的名义给媒体发布该公司更换法人和联席CEO的消息,即刘仁辰与陈恂任安谋中国联席首席执行官,公司法人变更为刘仁辰,并且给出了查阅工商登记信息变更的链接地址。详细信息如图。

本文引用地址:/article/202204/433681.htm

图片.png


图片.png


经过查询后的结果如图。


图片.png

 

看似是非常正式的通知函,但放到安谋科技公司上就很蹊跷了,首先这个公关公司不是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常用的公关,其次这个通知还是没有公章(熟悉之前纠纷的,和安谋科技中国,双方就公章问题曾经闹翻过),于是在各方吃瓜猜测中的两个小时后,我们等到了新一封邮件,邮件为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常用的公关公司。

 

图片.png

其中的附件是一封带有公章的声明函,截图如下。

 

图片.png

这是一封有公章的告知函,以安谋科技中国长期公关公司发出,理论上更为真实一些。我们在爱企查这些信息更新相对较慢的平台看到,安谋科技中国还是吴雄昂作为法定代表人,我们暂时还保留对此事的观望。毕竟上次双方的针锋相对没分出胜负之后,恰逢NVIDIA收购让此事暂时告一段落,并没有实际解决。

图片.png

 

回顾双方的争产纠纷,2020年6月4日,Arm及厚朴投资控制的安谋中国董事会宣布因涉嫌损害安谋科技中国公司利益为由,要求免除安谋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所有职务。但是吴雄昂以该董事会决议“程序不合法”导致该决议无效为由,宣布不会认可和执行无效董事会产生的无效决议。至此,双方之间围绕安谋中国控制权的矛盾全面爆发。此后双方你来我往、针锋相对的发布多轮声明。雄昂不认可安谋中国大股东Arm公司及厚朴投资在董事会上做出的罢免其安谋中国董事长兼CEO职务的决议,认为该决议是非法的,并否认Arm及厚朴投资对其的指控,同时拒绝交出安谋中国的印章和营业执照。吴雄昂坚称,自己对于公司的控制合理合法。

值得注意的是,在2020年9月,英伟达宣布将以400亿美元收购Arm之后,Arm与厚朴投资似乎就开始对安谋中国控制权之争进行了冷处理。当时的Arm代表就表示,此事不会影响Arm与安谋中国之间的合作关系。可能当时Arm是希望等待英伟达对其收购完成之后再来解决此事。

 

从今年2月NVIDIA不得不放弃收购开始,与安谋科技中国的纠纷迟早还是会再起波澜。因为根本的问题还是利益,而如果NVIDIA收购成功,利益划分就是NVIDIA和安谋科技中国之间的事情了,能不能谈妥还是看双方的问题,但现在交易流产了,很缺钱的如何处理arm的未来,很大程度上需要考虑安谋科技中国的归属和利益问题。

 

我们知道当初arm在中国特别成立了安谋科技中国这个合资公司,动机本来就不纯。一方面收购arm后缺钱,因此希望拉部分中资入股,先回收一部分收购的投入,而且认定中国这边不会对arm的业务有太多的干预,因此叫arm China还是安谋科技中国对掌控arm来说都不是问题。另一方面,软银希望以股权稀释且作为中资公司注册为噱头,抓住中国本地对半导体产业的扶持和政策支持,从中获取更多的发展空间。彼时美国尚未开始管控技术出口,但中国这边已经有了部分自主可控的意识,因此安谋科技中国这个套壳的arm恰恰符合中国逻辑上的自主可控的部分需求,半个中资公司的IP,使用起来自然也比纯外资要感觉更加自己人一点。从安谋科技的股权结构看,arm作为最大股东(累积49%)但并不占控股地位,而吸收了国内的部分资本之后成立的安谋科技中国公司。

 

图片.png 

这几年,依靠国内强大的半导体扶持政策和arm的技术支持,安谋中国成立之后数年开发了一批自主研发的IP。比如,人工智能IP——周易,全新嵌入式处理器“星辰”,一站式物联网安全解决方案“山海”和全新“玲珑”多媒体产品线。2021年8月,安谋中国还整合了旗下的自研IP,推出全新的业务品牌“核芯动力”。可以说在助力中国本土芯片设计产业发展中,安谋科技中国提供了非常强大的IP技术支持。

正如我们分析双方之前的纠纷起因,这次纠纷的原因还是同一个,那就是利益分配问题。2020年时软银缺钱所以谋求卖出arm,而作为重要的IP市场中国却因为软银之前将arm China换壳成了安谋科技中国,从而造成了估值的尴尬和部分交易价值的损失。因此arm自然是希望能收回合资公司的权益,增加arm的交易价值,但是作为长期投身中国半导体圈的吴雄昂团队,自然更希望以合资公司的形式进行战略开拓和中国区合作。而现在,软银没有卖掉arm,短期也很难找到合适买家,因此只能筹划arm重新上市。但尴尬依然存在,那就是在中国市场上,arm China几乎就是个空壳,主体业务基本上都放在安谋科技中国上,这对arm的整体估值必然有所拖累,而能不能尽快摆脱这个麻烦,无疑是arm上市前一个必须要处理的工作,但是这几年安谋科技中国不是没有做开发,也不是没有成果,之前几家国资背景的股东也不会轻易退出,而自己昔日的高管吴雄昂似乎更愿意站在中国市场这一边,因此这次的企业法人更换风波自然是不可避免。只不过这一次如果没有意外情况发生,arm和安谋科技中国是必须要解决掉这个问题,很可能不会再有休战期了。

从这次arm提出的联席CEO人选方面,似乎arm希望以暗度陈仓的方式曲线救国。相比于两年前提出以arm的高管代替吴雄昂,这次arm提供的安谋科技中国联席CEO一位是清华深圳研究院的院长,同时还是深圳政协委员,另一位是软银的投资高管,而没有arm自己本身的人。很明显在上次纠纷中受到强硬抵抗之后,软银和arm这次希望先安抚国内的半导体产业和政府,然后逼退吴雄昂团队,之后再考虑暗度陈仓的再次更换新的CEO或者将联席CEO变成软银高层的独立CEO,最后完成安谋科技中国的股权厘清战略,实现arm的高估值上市。根据《英国金融时报》引用知情人士的说法报导指出,日本软银集团旗下英国半导体IP大厂Arm公司正在计划将其持有的中国合资企业——安谋科技(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谋中国”)的股份转让给软银旗下的一个特殊目的实体(SPV),以加速推动Arm的首次公开发行(IPO)计划。

如果软银这一步走得顺利的话,甚至可能以低于当年实际吸引的投资额拿回安谋科技中国的股权,或者是重新换一种手法,将安谋科技中国变成一个空壳,转而重新将核心资产注回arm China这样一个实体分公司,如果真的这样,那么安谋科技中国的股东可能损失的会更大。而且不管哪种结局,都对安谋科技中国自主开发的IP和中国客户的继续应用,带来不小的影响,进而拖累整个中国半导体设计产业。

关于这次安谋科技中国的法人更换风波,我们会持续关注,最关键的是,我们不希望此次风波对正在稳步前行的中国半导体产业带来太多的不利影响,毕竟IP作为设计的核心一环,会影响诸多设计公司的企业生命。_



关键词: 安谋科技 arm 软银
分享给小伙伴们:

评论


相关推荐

技术专区

关闭